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--.--.-- 




話說女王輔佐官蒂雅剛剛當上輔佐官時太無聊,除了寫飛空城市的導遊手冊外,還開始偷偷紀錄守護聖的一舉一動,本篇摘取自蒂雅記事簿中的一篇。

******* ******* ******* *******

清晨四點半─光之守護聖Julious的公館

嗶.....嗶.....放在床邊的鬧鐘盡忠職守的喚醒熟睡的人兒,Julious由被窩裡舉出一隻手,按掉鬧鐘。

「嗯~四點半了!Oscar起床了!」伸手推推睡在身邊的Oscar。

但是Oscar只有翻個身,將Julious擁入懷裡,繼續呼呼大睡。

「別睡了,快起來。」
Julious掙開緊抱著他的雙手,起身坐了起來,用力的搖著Oscar,Oscar似被吵的有點不耐煩,一把抓下Julious,將之壓倒在身下。

「Julious乖,今天是假日,可以睡晚一點,噓~安靜點我們繼續睡覺,呼~呼~」語畢一頭栽進Julious的金髮裡。
「對!今天是假日可以晚點起床,哈~繼續睡覺,咦~不對啦!你不能在我這留到天亮,快起床!」

Julious又從溫暖的被窩裡爬了起來,努力的想要搖醒Oscar,可是Oscar只是伸手又把Julious拉了下來,不過這一次也同時對Julious展開攻勢,用嘴堵擾他清夢的Julious,外加上下其手。

「嗚.....Oscar,你給偶卡查不多一點。」

Julious一腳狠狠的踹開他,將他從自己身上踢開,Oscar被那麼一踹,同時也跌落Julious的大床。

「Julious,很痛耶!」

Oscar悶悶的從地上爬起來,站在床沿跟Julious抗議,但Julious不理他,自個由另一邊起身下床,將放在一旁沙發上的衣服丟給Oscar。

「穿好衣服,滾回你的公館去。」語畢又走回自己的床上呼呼大睡。
「嗯~~不要,人家想繼續,天又還沒亮。」
說著說著,Oscar又爬回Julious的身邊,當然Julious是不會讓他再躺下來的,轉身又給了他一拳。

「回去,不然我會讓你鼻青臉腫的被扛回去。」

說完又轉身睡回籠覺去了,Oscar也明白Julious是不會再讓他留下來,於是穿上衣服,摸摸被K疼的下巴,從Julious公館的後門溜回自己公館。

******* ******* ******* *******

清晨六點─闇之守護聖Clavis的公館

Clavis一人靜靜的站在而二樓房間的露台上,看看漸漸東昇的朝陽,只有日出與日落時分的陽光對他來說是溫柔和煦的,而其餘的時候的陽光對他而言是一種過於耀眼的光芒(作者云:誰叫你沒是愛躲在暗的房間裡,不怕太陽才怪。),,而第一道射入屋內的曙光,擾醒了睡在床的人兒。

「嗯~天亮了啊!」
「嗯!天亮了,不過時間還早,Lumiale你可以再睡一會。」
Clavis走入室內,坐在床邊,伸手撥弄Lumiale的淡藍長髮。
「不了!Marcel說今天要送玫瑰種子過來,我得早點回去準備一下。」
「是嗎?」Clavis將他擁入懷裡,輕輕的在他額上印下一吻,順手將他的衣服遞給他。
「謝謝,那我先回去了。」
「路上小心。」
Lumiale點點頭,穿上衣服,離開Clavis的公館。

******* ******* ******* *******

上午七點─之守護聖Marcel的公館

「嗯~好重啊!咦?Randy把你的臭腳拿開。」
「嗯~~Zephel別吵,我還沒有睡飽。」
「Zephel、Randy,安靜一點,我才剛剛睡著就被你們吵醒了。」

三個小朋友從前一晚就聚在Marcel的公館裡,死命的打了一晚的電動,直到黎明破曉時分,三人才體力不支的紛紛倒地呼呼大睡。

畫面轉移到Luva的公館,由於前一晚魯瓦苦苦守候卻不見Zephel的到來,只好一人窩在書堆裡,看了一晚的書,也時到清晨才回房裡小憩一下。


******* ******* ******* *******

上午八點半─夢之守護聖Olivie的公館

「啦•••啦••,我真是越來越美麗了,啦••啦••」

躺在浴缸裡的他,一面泡著澡,一面拿著鏡子照來照去,不時還開口稱讚自己的美貌。(超級自戀狂的代表。)

畫面又一轉,轉回了Marcel的公館。

『嗶嗶•••嗶嗶•••現在時刻上午八點三十分。』

出自Zephel巧手的鬧鐘,準確的報出現在時刻,結果Randy聽到後,立刻跳了起來。

「什麼已經八點半了!!」

這一叫,把Zephel吵醒了,他隨手抓樣東西往Randy的方向去,鏮一聲,正中目標。

「吵死了!你不睡別人還要睡咧!」
「Randy、Zephel,你們給我滾回自己的公館去,在這吵的我不能睡了。」Marcel被吵的受不了後,起身將兩人丟出門外下逐客令。

「都是你白痴Randy,為什麼連我也被趕出來。」臨走前還不忘踹Randy一腳,帶著熊貓眼回公館。而Randy卻因來不及赴Oscar的約,慌的團團轉。

******* ******* ******* *******

上午十點—

所有守護聖都清醒了,Randy帶著劍找Oscar開始了每星期的比試,Zephel則回到執務室,繼續機械鳥的改造工作,Marcel帶著玫瑰的種子找Lumiale種花去了,Julious開始了一天處理聖地的公務,Luva則是帶著釣竿到森之湖沉思去了,Clavis依然窩在自己晦暗的房間裡,和水晶球發呆,Olivie則是到飛空城市最有名的美容保養中心,做全套美容去了。

******* ******* ******* *******

下午兩點—

Randy帶著一身傷,到公園散步溜狗,Marcel回去整理自己的花圃,Zephel因為機械鳥又失控,而又跑到Clavis的庭院睡午覺去了,魯瓦依舊在森之湖垂釣,Clavis拿著掃帚打掃庭院時,又見到Zephel躺在那睡覺,有股想把他打包丟掉的衝動,Oscar不用說一定又到處泡馬子去了,Julious帶著愛馬到馬場散步去了,Lumiale帶著豎琴到森之湖寫曲,Olivie則是帶著一堆化妝品找莎菈聊天去了。

******* ******* ******* *******

晚上六點—

Clavis帶著一些玫瑰來到Lumiale的公館,而這時的Lumiale正穿著圍裙
在廚房忙的團團轉。

「啊!您來啦!請在餐廳等回,我馬上就把晚餐準備好。」
Lumiale發現了呆立在門邊的Clavis,一邊攪著鍋子,一邊回頭對Clavis說話。
「嗯!」Clavis回了一聲後,便走向餐廳。

數分後,Lumiale推著餐車進入餐廳,坐在一邊的Clavis起身走到他身邊。

「哪!這是給你的。」順手將花遞給了Lumiale。
「謝謝,又讓您破費了。」說著說著,便把花安置在桌旁矮櫃上的花瓶裡。
「不!沒什麼,(反正是從Marcel那拿來的,又不用花錢。)你今天這樣很可愛,新圍裙吧?!」
Lumiale望望身上印有熊寶寶的圍裙,不好意思的笑了。
「這是Oscar送的,他說這圍裙很適合我,所以就買來送我了。」
「哦!」Clavis冷冷的回了一聲。
Lumiale見Clavis臉色不對,立刻把圍裙脫掉。
「您不喜歡的話,以後我就不穿了。」
「算了!吃飯吧!」Clavis揮揮手,自個走到餐桌的另一邊。

而另一方面,三個小朋友硬拗Luva定了四個特製口味的大比薩,就在Marcel那,開始了昨晚未完的電玩大戰,可憐的Luva又只好抱著書在一邊猛K了。

「喂,Luva!可樂!」
「噢!好,可樂馬上來。」Luva起身幫Zephel倒可樂去。
「Luva桑,我也要。」
「Randy也要一杯是吧!那Marcel呢?」
「嗯!麻煩您了,Luva桑。」
「不用客氣。」

當Luva將可樂送到小朋友身邊時,Zephel又開口了。
「Luva,我要海鮮口味的比薩。」
「海鮮的是吧!」
Luva在送完可樂後,又走到放比薩的桌子,為Zephel拿塊比薩,就當他將比薩送到Zephel身旁時,坐在Zephel右側的Randy,順手將盤子遞給了Luva。
「Luva桑麻煩你,幫我拿塊特製芝心夏威夷。」
就這樣,Luva沒能好好的看書,而為小朋友服務了一個晚上。

******* ******* ******* *******

晚上八點半—

Olivie在莎菈那待到帕薩快翻臉了,才意會到已經晚上八點半了,匆匆收拾化妝品,慢慢散步回公館,為他的一天劃下句點。

而另一方面,Julious依然待在Oscar的公館裡,等著Oscar回來一同吃晚餐,可是晚餐時間將盡,還不見Oscar歸來了身影,Julious不由的瞪著滿桌為Oscar準備的日式料理,不由的怒火心中燒,『八點半了,Oscar還沒回來,一定又是窩到在別的女人那了,早知道就別叫人去準備這些東西,生魚片可是不能放太久的,可惡的小子。』就這樣想著想著,越想越火大,乾脆自己把自己的部分先吃完,其餘的全部掃到垃圾筒裡,之後再走到面對大門的沙發坐下,直直的盯著緊閉的大門。

就這樣,Julious盯著大門,一直等到九點多,本來沉靜的大門,突然間被打開了,原來是公館的主人Oscar回來了。

「啊~今天過的真充實,咦~Julious你怎麼在這!?」

Oscar神情愉快的走進公館,突然發現Julious正坐在門口的沙發盯著他。

「有人說今晚要和我一起吃日本料理的,可是卻讓我等不到人,白天去了那,現在才回來,你身上有香水味!」

Julious站起身來,走到Oscar身邊,一手直接搭在Oscar的肩上,斜眼凝視著Oscar。

『啊!完了,我忘了跟Julious有約了。』「沒有啦!我一直是一個人到處晃啦!」

Oscar話才說完,電話聲就響起了,Julious搶先一步接起了電話。

「炎之公館!」
「請問Oscar大人在嗎?」電話那頭傳來細細柔柔的女聲。
「他還沒回來,請問那位找他?」Julious邊說,邊瞪著Oscar。
「聽聲音,您應該是Julious大人吧!」
「是的,我是Julious!」
「您好!我是最近到蒂雅大人那服侍的侍女,前幾天我們見過面的。」
「我想起來了!」
「那麻煩Julious大人替我轉告Oscar大人,今天一天我過的很開心,也謝謝他送我的香檳玫瑰,改天我請他吃飯。」
「我會替你轉告的,那再見了。」

Julious聽完電話後,就站在原地,一直望著Oscar,兩人就這樣對望了一會,Julious開口了。

「我再問你一次,白天去那了?玩到樂不思蜀了。」
「Julious~我真的沒有去那,相信我吧!唉呦!好痛喔!」

Oscar話還沒說完,就被Julious狠狠的給了一記直拳。

「對方女孩子都打電話來道謝了,你還不肯說實話,害我餓著肚子等你,Oscar!這個月你別想我會理你。」語畢掉頭就走。
「等等Julious,你聽我解釋嗎!」
「沒什麼好說的了。」

Julious回頭,又狠狠的往Oscar的臉上K了幾拳,臨走前,順便在賞他幾腳,等Julious離去後,服侍Oscar的兩位性感美女,從內室走了出來,手上還提個醫藥箱。

「Oscar,你有被虐狂嗎?每次只要Julious大人來,我們都得先躲起來,事後還要幫你準備醫藥箱,你不累我們可會累耶!也只有外面那些小女孩沒見過你的真面目,還被你騙的團團轉呢!誰相信最帥氣的Oscar居然有被虐狂,早知道當初就申請到其他守護聖那幫忙好了,至少不用躲躲藏藏的。」髮的美女一邊幫Oscar上藥,一邊抱怨著。
「想當初我們也是被他這張臉騙到的。」另一位則在一旁附和著。

「好了!我已經夠糗了,別再說了,對了!我有點餓,幫我準備些東西吧!」
「Julious大人把你的晚餐丟到垃圾筒裡了,還有廚房裡也沒有食物了,你唯一能慶幸的是,垃圾帶是新的,你可以把晚餐撿起來,稍微處理一下就可以吃了,夜深了,我們要回去休息了,晚安。」語畢,兩人提著藥箱走回內室睡覺去了。

 「喂!你們就好人做到底嗎!幫我處理一下啊!我可是炎之守護聖耶!叫我去撿垃圾桶的食物吃,我又不是流浪漢,喂!」

可惜的是那兩位性感美女理都不理他,所以Oscar也只能餓著肚子,帶著被Julious所賞賜的傷,慢步回房裡休息了。

******* ******* ******* *******

隔天月曜日上午七點—Marcel的花園

「哇啊~我的花,誰偷走我的水色玫瑰?」

Marcel一到自己的花園,不禁失聲大叫,原來他辛苦培育的水色玫瑰,一夜之間全部消失了,而罪魁禍首這時正散步到那附近呢!不過他也只有冷冷的望了一眼,就慢慢的走開了。

而其他守護聖以如同往日一樣,照正常作息,稍有不同的是,Oscar躲在自己的職務室兩天,少少出門,因為Julious給的那記直拳,是正中他那英挺的鼻子上,腫的跟小丑的紅鼻子一樣呢!難怪他不願意出門。


******* ******* ******* *******

插花篇—I:
Oscar :Julious你聽我解釋,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。
Julious:沒什麼好說的,除了說謊外,你還私下送Lumiale禮物,這條我也
還沒跟你算呢!
Oscar: T_T
Clavis突然插入:Oscar,如果你對Lumiale下手的話,我會讓你見不到隔天
的太陽。 \ __ /


插花篇—II:
蒂雅:末三~你怎麼可以私下公開我的記事本呢!
末三:所謂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,所以我就幫你公開給安迷分享。
蒂雅:可是你一公開,聖地會起暴動耶!
末三:安啦!安啦!大不了我用類星體火焰幫你鎮壓。
蒂雅:用類星體火焰,你是想毀掉飛空城市和主星吧!
末三:怎麼被你發現了。XD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06.05.19 

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souezou.blog67.fc2.com/tb.php/6-486f661d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