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--.--.-- 

我還是看不慣日本人的翻譯的中文小說....orz

上星期很高興的把陰陽師最新的一集小說"瀧夜叉姬"拿回家,非常愉快的抱著書傻笑~XD

老實說,不能說譯者翻的不好,只是因為譯者也是日本人,有些用詞她用的還是有點怪,像這一次,書中一段話是博雅這麼在形容晴明。
"痛切的感覺你是個可怕的男人",看完後的反應是,是啊~好痛,我的頭好痛....orz

本來日本人的用詞跟我們本來就會有些落差,但是既然是看了翻譯好的小說,我就不想花大腦去想用詞的問題,剛看第一集時,也被一堆便衣,搞到快瘋了,通常應該是照原文翻譯,然後再註解說,直衣是屬於便服的一種,或是狩衣是怎樣的服飾,而不是註解說,這邊的便衣指的是狩衣,然後再解釋狩衣是啥,這樣看起來只會讓讀者更混亂而已。

這一次的瀧夜叉姬是作者瘋了想挑戰長篇所寫的,所以書也就分成上下兩集,這次的故事其實有點沉悶,但是博雅跟晴明的互動還是很好玩,晴明這次被博雅的無心的告白,搞的第一次啞口無言,真是好玩,然後還多了保憲跟道滿出現攪局,只是這篇沒上一篇曖昧,真的有曖昧的不是主角那兩隻,反而是這次故事中的配角
(聳肩~反正平安時代是個啥都會發生的時代,所以A男可以直接說他愛慕B男人。)。

---
單細胞生物的無心告白篇-

「對你來說呢,博雅。」
「我?」
「嗯。」
「我怎麼了?」
「你喜歡這京城嗎?」
聽晴明如此問,博雅閉口不言。
博雅一直默不作聲,牛車咕咚、咕咚的踏著地面前進。
「到底怎樣,博雅?」晴明問。
「我不知道,晴明。」
「不知道嗎?」
「我只認識這京城。」博雅低語說,「晴明,其實我不清楚其他地方的生活方式......」
「.......」
「晴明,因此你問我覺得怎樣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。」博雅說。
「抱歉,博雅。」
「抱歉什麼?」
「問了無聊的問題.....」
「沒那回事。」博雅慌忙說,「暫且不管京城的事,晴明啊,對現在的我而言,有件事值得感謝。」
「什麼事?」
「你。」
「我?」
「晴明,就是京城有你在....」
博雅用一種過於愚直木訥的言詞說道。
瞬間,晴明答不上來。過了一會兒,情明說:「博雅啊。」
「什麼?」
「這種事,是不能用這麼直接了當的言語來形容的。」
(晴明,對於那顆木頭,你希望他能多委婉啊...orz)
「為什麼?」
「這不是讓我無法回話嗎?」
「會令你傷腦筋?」
「傷腦筋。」
「活該。」博雅的聲音隱含欣喜。
「你有毛病。」
「我哪裡有毛病。」
「其實我也認為京城並非那麼糟糕。」
「是嗎?」
「因為有你在,博雅。」
(好囉,兩個人都完整的告白完了~~)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07.05.09 

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souezou.blog67.fc2.com/tb.php/59-a4de21d2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