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--.--.-- 

作者: 邪惡蛙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今天的香魚真好吃~」
「嗯~左大臣今天下午才差人送過來的。」
「左大臣?!」博雅納悶的想,左大臣不是最討厭晴 明嗎?怎麼還送魚給他。
「生靈。」
「生靈?!咦~啊~」博雅猶疑了一會明白晴明的解釋。
晴明看這對面那位笨到很可愛的好友,心中不禁燃起想捉弄他的念頭。

此時的京城正值藤花開的最美的時節,晴明起身走到庭園中的藤樹下,白色的狩衣,搭配著紫紅色的藤花,月光下的晴明就像藤花精一樣透明美麗,只是迴廊到庭園這段小小距離,一直看著晴明的博雅,就在晴明停在樹下時同時,他也看傻了,他從來不知道原來晴明是那麼的美麗,他知道晴明的美貌京城內幾乎無人可比,但是月光下的晴明,似乎美到有點..........過分?!

晴明抬頭望了一下天空中的明月,轉身面向博雅,在他回眸的那一剎那,博雅輕輕驚呼了一聲,手中的酒杯也失手滑落,因為那剎那的晴明表情非常的撫媚,同時一抹嫣紅也染上了博雅的耳際。

「博雅,你的臉好紅。」晴明笑看博雅的反應。
「啊~可..能…可..能..是我酒喝多了。」博雅低頭小小聲的回答。
「喝多?!我們打從一開始喝到現在,不過三杯,你何時酒量變成這樣差?」
「這….這……..」博雅的頭更低了。

晴明舉袖掩笑,他知道博雅臉紅的原因,但是就是他的天真直率,他才會這麼喜歡他還有捉弄他,在這種對他而言毫無興趣的塵世裡,博雅是唯一支撐他留下來的力量。

「今晚的月光真美。」

博雅聞言抬頭望著天空,一輪明月高掛在天空,銀白的月的確蠻美。

「是很美,今天天空無雲,星星也不多,這樣的月夜真的不錯。」
「是啊~今晚的月色真美,美的想讓人……」

博雅看晴明停住不語,好奇的開口問了。

「美的想讓人怎樣?」

晴明不懷好意的回給博雅一個笑容,緩緩的舉杯輕輟了一口,悠悠然的說。

「美的想讓人談咒。」
「喂~晴明,你一定要那麼掃興嗎?」博雅不高興的說著。
「今天的很簡單,不會掃興的,反而會讓加賞月的氣氛。」

博雅嘆了口氣,把身體半依在柱子上,給了晴明一個"你說吧~"的無奈表情。

「還記得我跟你說過,名字是個咒吧~」
「嗯~」
「蜜蟲是蝴蝶,所以蜜蟲被蝴蝶的這個咒限制住對吧~當然,蝴蝶也被蜜蟲的咒給限制住。」
「應該吧~」(還說不難,我都有點昏了。)博雅心裡嘀咕著。
「如果今天我說月亮是蜜蟲,那蜜蟲就是月亮,相同的,月亮也就是蜜蟲。」
「可是,蜜蟲是蜜蟲,月亮是月亮啊~不可能是同一個,如果是同一個,那我們不就把月亮拿來使換了。」
「那是因為你被月亮的咒給限制住,才會說如果蜜蟲是月亮,我們就是拿月亮來使喚。」
「那蜜蟲到底是蝴蝶,還是月亮,還是….」博雅開始錯亂了。
「你說蜜蟲是什麼她就是什麼?」晴明悠然的依著藤樹輕輟著杯裡的酒。
「我說她是什麼就是什麼?!」博雅若有所思的重複晴明所說的話。
「如果你說她是那個人,那個人就是蜜蟲。」
「那個人?!喂~晴明,我跟你說過多少次,不能這樣稱呼天皇,別人聽到不好說。」

晴明給了博雅一個,反正我知道你不會告狀的表情,繼續悠然的喝酒。

「這樣的話,那蜜蟲就不再是蜜蟲了,那她就不存在了。」
「不,她還是存在,只是蜜蟲這個咒不再限制住她,就像你不叫博雅,並不代表你不存在啊。」
「那她會是什麼?!蜜蟲又會是什麼?!」
「她就是她,蜜蟲就是蜜蟲。」
「她就是她?蜜蟲就是蜜蟲?我完全昏了,晴明,你讓我沒有賞月的心情了。」
「是嗎?那我們別談咒了,剛好酒也沒了。」晴明望著空空的酒瓶,回答著博雅。
「那要再請蜜蟲拿來嗎?」博雅問著。
晴明點點頭,起身走到屋內去,過了一會,回到了大廳。

「我請蜜蟲順便再多烤些香魚,今天那個人也請人送了些香魚過來。」
「那個人?!晴~明~」博雅無奈的叫著。
晴明只是頑皮的笑著,一句話也不回。

兩人就這樣望著月空好一會,從屋內傳出一陣沙沙聲,一個身著十二單的人,悄悄的來到兩人身邊。
「博雅大人,酒跟香魚都幫您送過來了。」
「謝謝你,蜜蟲~」
博雅邊說邊回頭,不回頭還好,一回頭,嚇的他一腳踩空掉到庭院裡。
「博雅,怎麼了?!」晴明納悶的看著呆坐在地上的博雅。
「他…他…他是道滿~」
「道滿?!」晴明回頭看了看蜜蟲,不解的說著。
「她是蜜蟲啊~」
「不,他是道滿,蜜蟲沒那麼魁,天啊~哪鬍子,晴明,你鬧夠了沒。」
「博雅大人?!」蜜蟲不解的問著。
這聲音,的確是蜜蟲,可是那長相,那身材,那可怕的身高,卻跟道滿一模一樣。
「夠了,晴明,別玩了,這一點都不好玩。」
「博雅,記得我剛剛說的嗎?你認為蜜蟲是什麼,他就是什麼。」
「記得啊~可是我心中的蜜蟲,是那隻美麗的藍色蝴蝶,不是道滿啊~」
「不,你心中的蜜蟲是道滿,所以你眼中的蜜蟲就是道滿。」
「不~我心中的蜜蟲是藍色蝴蝶,絕對不是道滿那個變態。」
「可是你看到的蜜蟲,卻說他是道滿,表示你心中的蜜蟲,就是道滿。」
「博雅大人~」蜜蟲緩緩的走向博雅。
「別…別靠近我~」博雅一直往後退去。
「博雅大人,我是蜜蟲啊~」
「哇~晴明,快救我啦~」博雅一拳打倒蜜蟲,跑回晴明的身邊。
「不要。」晴明斬釘截鐵的回答。
「別這樣,你不會看我被那傢伙撲倒的。」
「你不是喜歡蜜蟲?」晴明一附事不關己的樣子。
「我是喜歡蜜蟲,可是我不喜歡道滿啊~」
「他就是蜜蟲啊~我累了,蜜蟲,博雅交給你了。」語畢,推了博雅一手,又把他從庭院推上了迴廊。
「博雅大人?!」蜜蟲伸手打算扶起趴在迴廊上的博雅。
「不~救郎啊~」
博雅的慘叫聲,就這樣被無雲的月空給淹沒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06.05.18 

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souezou.blog67.fc2.com/tb.php/3-409049f9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